导航菜单

茅盾文学奖得主梁晓声:我欠社会很多文学的债



中国新闻社,北京,8月21日刊:毛敦文,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我欠社会很多文学债务

中国新闻社记者高凯

“事实上,作为一名作家,我觉得我欠了社会很多文学债务。” 21日,刚刚获得最高票数的茅盾文学奖的梁小生出现在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上,为自己的文学创作。与新中国同龄的作家说话朴实而深刻。

3b33707ea938442f8130e60c8e980efc.jpg

数据图:梁小生。中国新闻社记者柯晓军摄影

20世纪80年代初,梁小生出版了《这是一篇神奇的土地》《今夜有暴风雪》,成为中国青年文学的代表作家。自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梁小生转向平民,回到城市,受过教育的青年,下岗工人,进入城市的农民,学生成为他关注的对象。这是在他的《返城年代》《年轮》《知青》等中。《中国社会阶层分析》《郁闷的中国人》中的虚构写入和非小说写入被反映出来。

“无论哪个时代,哪个社会,文学的关怀永远不会缺席,这种关怀应该适合每个人。作为一个文学创作者,我相信我有这个责任,但我觉得我有很多书面,想要写,还没写。“梁小生说。

对于梁小生来说,一个平民的角度来看,外卖兄弟和水上工作者在路上,来到家里的维修工人,都非常值得理解和理解。 “我愿意和他们交谈,我想知道他们的想法,目标,情绪。但只是理解是不够的。作为文学创作者,我有责任写点什么。”

所以,当我谈到几天前获得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第十届茅盾文学奖时,梁小生直截了当地说,创作的初衷是“欠社会上许多文学界的债务”。 “我想写出这么多人。”

这张《人世间》获得了中国最高荣誉文学奖,被誉为“50年来中国人民生活的历史”。这个故事的故事带有梁小生生命起源的记忆。

“《人世间》记录了他们的形象,这些人在转型中,我相信每一扇门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一个中国故事,我们的社会有太多记录。”

梁小生认为,对于作家来说,35岁的孩子应该在随后的创作中转向“他者”。 “我认为这是一种责任。”

在《人世间》中,梁晓生从20世纪70年代到改革开放的第二天写道,从多个角度,多方向,多层次描述了中国社会的巨大变化和人们生活的起伏。

梁小生说,他希望当代中国青年更多地了解当代中国。 “我们很多年轻人都愿意关注电影和电视作品并回到远古时代。但是,当我们20年前谈论中国时,我们知之甚少。我认为年轻人应该真正理解我们。你们自己的国家。这不仅是过去和现在的遥远和强大的繁荣,而且是今天的中国,我们在这一过程中所经历的,这是非常重要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