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恩格尔系数达“富裕水平”!70年,人均存款从1.5元到5万元

第一财务

作者:郭金辉

新中国成立初期,年末人均存款余额为1.5元,居民存款余额为8.6亿元。 70年后,作为“人民财富”重要指标的家庭存款超过70万亿元。

70年来,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了288倍,恩格尔系数代表财富水平下降了近40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存款从1增长到1到10,000。

北京大学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居民收入增长是改善消费结构的根本因素。随着收入的增加,对“奢侈品”的需求增长大于收入增长的比例,从而导致消费升级。

家庭储蓄和可支配收入的快速增长

新中国成立初期,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很低。据国家统计局统计,195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98元,人均消费支出仅88元。由于人口快速增长,积累与消费的关系不合理,197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71元,人均消费支出为151元。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推动了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 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人民币,比1978年高出24.3倍。

苏健说,简单来说,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家庭储蓄和家庭消费。在过去的70年里,家庭储蓄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就像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一样。

1952年,全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仅8.6亿元,人均储蓄存款1.5元。 1978年,储蓄存款余额仅210.6亿元,人均21.9元。改革开放后,家庭存款开始快速增长。 1984年,储蓄存款首次突破1000亿元,达到1214.7亿元,人均存款首次突破100元,达到117元。

1992年,储蓄存款余额突破1万亿元,达到3亿元,总人口1003.2元。从那时起,储蓄存款余额每年以1万亿元的速度增长。 2003年突破10万亿元后,2008年突破20万亿元,人均突破1万元。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的最新储蓄存款余额为2014年,达到30亿元。

与居民存款数据类似,它是“家庭存款”。国家统计局将在年度统计公报中公布数据。

家庭存款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信贷和存款吸收的家庭储蓄存款,这些存款由家庭部门(由家庭和为其提供服务的非营利机构组成的部门)吸收。家庭存款略高于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的年末余额。

2018年家庭存款72.4万亿元,同比增长11.1%。例如,根据14亿人的简单计算,人均储蓄存款超过5万元。

就在30多年前,“万户”曾经是划分富人的标准。现在可以说这个词已成为历史。

在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和消费观念转变的推动下,居民消费从产品重量的满足转向追求质量的提升,消费结构不断调整。这种调整的主要表现是,基本生活用品(如吃饭和穿着)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显着降低。

恩格尔系数是衡量一个国家财富的标准之一。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给出的估计是个人或家庭恩格尔系数最富有,为19%及以下; 20%~29%是丰富的水平; 30%~39%是相对丰富的水平; 40%~49%是富裕水平50%至59%之间是温饱水平;超过60%是贫困程度。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为28.4%,比1978年低35.5个百分点,达到了上述标准的富裕程度。中国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1%,比1957年低35.6个百分点,也达到了较为富裕的水平。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居民的消费主要满足了吃饭和穿着的基本需求。在1957年至1978年的20年间,恩格尔系数没有下降,从65.7%增加到67.7%。

改革开放后,恩格尔的系数继续下降。 1983年,它降至59.4%,并进入了温饱水平。 2000年,它继续下降到49.1%,达到小康水平,并在2012年达到相对富裕的水平,达到39.3%。

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9%。这是中国恩格尔系数首次进入“3前缀”时代的“2前缀”。 2018年,恩格尔系数创下28.4%的历史新低。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慈已达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0%的国家或恩格尔系数的发达国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张毅认为,中国的消费升级反映在食品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下降中;另一方面,食物消费的食物消费比例逐渐下降。

在过去的70年里,饮食和穿着等基本生活用品的比例在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占很大比例。在2018年规模以上单位商品的销售额中,粮食,油脂,食品,饮料,烟草,酒类,服装,鞋,帽,针的比例分别为14.5%和10.1%,占零售总额的比重。 1952年的食品和服装产品比例下降了39.1和8.3个百分点。

社会总消费每年增加11.6%

张毅认为,消费升级过程不仅是消费中食品消费比例逐渐下降的过程,也是消费者从消费必需品转向消费耐用消费品和消费者服务的过程。

只有当消费者增加住房,交通,医疗,教育,文化和娱乐的消费比例时,才能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

新中国成立之初,农副产品主要是买卖,消费品分配和分配。大多数文件都是定量提供的,市场处于紧张状态。自1978年以来,消费者需求一直强劲,购买和销售活跃,总消费量持续增长。

消费品零售总额从1952年的277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亿元,增长了1400倍,年均增长11.6%。

从城乡看,2018年中国城市消费品零售额是1952年的2,593倍,年均增长率为12.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从1952年为45。4%,2018年为85.5%。2018年,中国农村消费品零售额是1952年的366倍,年均增长率为9.4%。

从商品类别来看,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消费品零售额占零售总额的比例大幅下降,反映了已经升级的耐用消费品比例的增加。

2018年,汽车产品零售额为4.2万亿元,比1998年增长150多倍。近20年来年均增长率接近30%。截至2018年底,中国每100户家庭的电视机,洗衣机和冰箱的平均数量分别为121.3,97.7和100.9,而1981年为0.6,6.3和0.2。

苏健说,“奢侈品”在个人收入方面与个人收入不同,但随着收入的增加,“奢侈品”的需求比例将增加超过收入增加的比例。

与此同时,国内消费一直在稳步增加其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6.2%,明显高于1952年和1978年。

--END -

第一财务

作者:郭金辉

新中国成立初期,年末人均存款余额为1.5元,居民存款余额为8.6亿元。 70年后,作为“人民财富”重要指标的家庭存款超过70万亿元。

70年来,人均居民可支配收入增加了288倍,恩格尔系数代表财富水平下降了近40个百分点,城乡居民人均存款从1增长到1到10,000。

北京大学国家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健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居民收入增长是改善消费结构的根本因素。随着收入的增加,对“奢侈品”的需求增长大于收入增长的比例,从而导致消费升级。

家庭储蓄和可支配收入的快速增长

新中国成立初期,居民收入和消费水平很低。据国家统计局统计,1956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98元,人均消费支出仅88元。由于人口快速增长,积累与消费的关系不合理,197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171元,人均消费支出为151元。

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的持续快速发展推动了城乡居民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 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人民币,比1978年高出24.3倍。

苏健说,简单来说,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主要由两部分组成:家庭储蓄和家庭消费。在过去的70年里,家庭储蓄一直保持快速增长,就像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一样。

1952年,全国城乡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仅8.6亿元,人均储蓄存款1.5元。 1978年,储蓄存款余额仅210.6亿元,人均21.9元。改革开放后,家庭存款开始快速增长。 1984年,储蓄存款首次突破1000亿元,达到1214.7亿元,人均存款首次突破100元,达到117元。

1992年,储蓄存款余额突破1万亿元,达到3亿元,总人口1003.2元。从那时起,储蓄存款余额每年以1万亿元的速度增长。 2003年突破10万亿元后,2008年突破20万亿元,人均突破1万元。

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余额”的最新储蓄存款余额为2014年,达到30亿元。

与居民存款数据类似,它是“家庭存款”。国家统计局将在年度统计公报中公布数据。

家庭存款是指银行业金融机构通过信贷和存款吸收的家庭储蓄存款,这些存款由家庭部门(由家庭和为其提供服务的非营利机构组成的部门)吸收。家庭存款略高于城乡居民人民币储蓄存款的年末余额。

2018年家庭存款72.4万亿元,同比增长11.1%。例如,根据14亿人的简单计算,人均储蓄存款超过5万元。

就在30多年前,“万户”曾经是划分富人的标准。现在可以说这个词已成为历史。

在居民收入稳步增长和消费观念转变的推动下,居民消费从产品重量的满足转向追求质量的提升,消费结构不断调整。这种调整的主要表现是,基本生活用品(如吃饭和穿着)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例显着降低。

恩格尔系数是衡量一个国家财富的标准之一。

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给出的估计是个人或家庭恩格尔系数最富有,为19%及以下; 20%~29%是丰富的水平; 30%~39%是相对丰富的水平; 40%~49%是富裕水平50%至59%之间是温饱水平;超过60%是贫困程度。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全国居民的恩格尔系数为28.4%,比1978年低35.5个百分点,达到了上述标准的富裕程度。中国农村居民恩格尔系数为30.1%,比1957年低35.6个百分点,也达到了较为富裕的水平。

新中国成立之初,中国居民的消费主要满足了吃饭和穿着的基本需求。在1957年至1978年的20年间,恩格尔系数没有下降,从65.7%增加到67.7%。

改革开放后,恩格尔的系数继续下降。 1983年,它降至59.4%,并进入了温饱水平。 2000年,它继续下降到49.1%,达到小康水平,并在2012年达到相对富裕的水平,达到39.3%。

2017年,全国居民恩格尔系数为29.39%。这是中国恩格尔系数首次进入“3前缀”时代的“2前缀”。 2018年,恩格尔系数创下28.4%的历史新低。

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慈已达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30%的国家或恩格尔系数的发达国家。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发展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张毅认为,中国的消费升级反映在食品消费占总消费的比例下降中;另一方面,食物消费的食物消费比例逐渐下降。

在过去的70年里,饮食和穿着等基本生活用品的比例在消费品零售总额中占很大比例。在2018年规模以上单位商品的销售额中,粮食,油脂,食品,饮料,烟草,酒类,服装,鞋,帽,针的比例分别为14.5%和10.1%,占零售总额的比重。 1952年的食品和服装产品比例下降了39.1和8.3个百分点。

社会总消费每年增加11.6%

张毅认为,消费升级过程不仅是消费中食品消费比例逐渐下降的过程,也是消费者从消费必需品转向消费耐用消费品和消费者服务的过程。

只有当消费者增加住房,交通,医疗,教育,文化和娱乐的消费比例时,才能更好地满足他们的需求。

新中国成立之初,农副产品主要是买卖,消费品分配和分配。大多数文件都是定量提供的,市场处于紧张状态。自1978年以来,消费者需求一直强劲,购买和销售活跃,总消费量持续增长。

消费品零售总额从1952年的277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1亿元,增长了1400倍,年均增长11.6%。

从城乡看,2018年中国城市消费品零售额是1952年的2,593倍,年均增长率为12.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从1952年为45。4%,2018年为85.5%。2018年,中国农村消费品零售额是1952年的366倍,年均增长率为9.4%。

从商品类别来看,满足基本生活需求的消费品零售额占零售总额的比例大幅下降,反映了已经升级的耐用消费品比例的增加。

2018年,汽车产品零售额为4.2万亿元,比1998年增长150多倍。近20年来年均增长率接近30%。截至2018年底,中国每100户家庭的电视机,洗衣机和冰箱的平均数量分别为121.3,97.7和100.9,而1981年为0.6,6.3和0.2。

苏健说,“奢侈品”在个人收入方面与个人收入不同,但随着收入的增加,“奢侈品”的需求比例将增加超过收入增加的比例。

与此同时,国内消费一直在稳步增加其在经济增长中的作用。 2018年,最终消费支出对GDP增长的贡献率达到76.2%,明显高于1952年和1978年。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