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曹中铭:对上市公司财务造假 顶格处罚远不够

设立非法披露和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规定依法有义务披露信息的公司或者企业,向股东和者公众提供虚假或者隐瞒重要事实的财务会计报告,或者其他应依法披露的重要事项。如果信息没有按照规定披露,严重损害股东或他人的利益,或者有其他严重情况的,由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当被判处有期徒刑。无期徒刑不超过三年或者刑事拘留,应当在2万元以上。在环瑞世纪的案例中,连续四年的金融诈骗和欺诈性分销的违法行为损害了投资者的利益,扰乱了资本市场的秩序,情节严重。人员和其他负责人员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从目前的结果来看,没有人负有刑事责任。这同样值得商榷。

连续四年的财务欺诈行为,以及非法欺诈性发行行为,最终罚款仅为60万元,这再次印证了市场违规成本低的弊端。目前的除名制度尚未达到严惩违法者的目的,也不能在市场上产生预警效果。

上市公司的财务欺诈已成为资本市场的“癌症”,必须予以根除。就个人而言,有必要对上市公司的财务欺诈实行零容忍。一旦调查确认,监管机构应确定其“重大信息披露”并立即启动强制退市程序。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刑法不能缺席。对于相关的负责人员,也应该被允许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对于财务欺诈,如果监管部门可以发挥“强制退市+刑事责任+经济处罚”的组合,就可以产生真正的威慑力。

本文来自国际金融新闻

有关更多令人兴奋的信息,请访问金融部门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