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蒙德里安:画布上的爵士乐

  文章转载自微信公众号:SpiritualEnsemble

  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就是那位创造了风格派(De Stijl),画红黄蓝格子出名,被YSL捧红为时尚人士最爱之一的荷兰艺术家。他最著名的作品叫做《百老汇爵士乐》(Broadway Boogie-Woogie)。他是一个狂热的爵士粉丝。

  RVzFlgm9GOQlmQ

  无论是样貌还是画作,蒙德里安总给人感觉是谨慎与深沉的。但他本人却并不像外表那样严肃和内向(至少在音乐品味上)。

  RVzFlhKANQPl2n

  蒙德里安喜欢所有时髦的音乐。只要条件允许,他就用工作挣来的钱买唱片。他会在业余时间跑去俱乐部和酒吧听现场。就连作画时也要有音乐回响在耳边。他还有一群音乐朋友,常一起去听音乐会,一起对艺术进行哲学思考。

  成为爵士乐迷之前,蒙德里安已经是前卫音乐的粉丝。甚至包括无调性音乐(atonal music)作曲家使用音符和节奏,却并不试图产生旋律。正像蒙德里安在他的绘画中所追求的:在画布上展现不连贯的“音符”和“节奏”。

  1921年6月,蒙德里安出席了噪音一哥路易吉鲁索洛(Luigi Russolo;意大利未来主义画家、作曲家,最早的噪声音乐实验者之一。)的《Intonarumori》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剧院的首场演出。

  由于“音乐”过于先锋,质疑和诘问纷至沓来。为此蒙德里安专门写文声援:“今天的音乐艺术正在寻求最不和谐、最奇怪、最刺耳的声音的融合。我们正向噪声方向移动。”不仅如此,被漆成了红色、黄色和蓝色的木质音箱,又与他自己的调色板形成了有趣的联系。

  RVzFlhbCAaRwys

  可惜只有黑白照片,看不到当时的颜色。

  RVzFlhuEWhxPYH

  图源:clevelandart.org;虽然这些设备全都毁于二战或遗失,但人们重新制作Intonarumori的活动从未停止。

  蒙德里安在巴黎期间首次成为爵士音乐的粉丝。爵士乐是一战后留在那里的美国黑人士兵带来的,随着美国酒吧的引入,以及西迷舞Shimmy, 狐步舞Foxtrot等的出现,掀起了一场文化海啸。

  这种新音乐的节奏和即兴创作为蒙德里安带来了极大的灵感。他在1927年发表的文章《Jazz and Neo-Plastic》中写道:“……最重要的是,爵士为音乐的每小节创造了开放的节奏。它将节奏从那些甚至从未被意识到的固有结构中解放出来。为想要脱离形式牢笼的人创造了一个天堂……强大的东西!”

  RVzFliEBvZfU0p

  Fritz Glarner, Piet Mondrian with his record player, New York, 1943.

  RKD-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Art History.

  Eugene Lux, Piet Mondrian with his record player, Paris, 1934.

  RKD-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Art History.

  RVzFmJEFbOBgoG

  1938年,蒙德里安感到了纳粹的威胁,便从巴黎逃往伦敦。他提前寄出了重要的艺术品。随身携带很少的东西,行李里只有一个画架,一些衣服和床单。他把自己的唱片收藏留给了一个名叫莫德房龙(Maud van Loon)的朋友,后者最终把这些唱片捐给了海牙博物馆(Gemeentemuseum Den Haag)。

  蒙德里安搬到纽约后,成为了纽约爵士乐坛的狂热爱好者。他深信即兴创作对于形式解放的重要性。

  RTAZuQt2v6BV5ZRVzFmMvC6YnHU6

  蒙德里安热爱爵士乐,也热爱爵士舞蹈。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他住在拉伦的艺术家飞地,很多晚上都在村里的汉多夫酒店跳舞。海报里的男舞者还拿着调色盘和画笔,莫非是蒙德里安本人?

  RVzFmNPFbtxcgw

  Willy Sluijter, poster for the 1916 exhibition at Hotel Hamdorff in Laren, with live music from the Zunki Joska dance band.

  Lithograph, 109.5*77.5cm

  Picture postcard of cafe- restaurant Hotel Hamdorff in Laren, undated.

  RKD-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Art History.

  RVzFmNpHOVci28

  在巴黎,蒙德里安经常光顾美国的酒吧,人们在那里跳查尔斯顿舞、狐步舞和摆摆舞。然而当时的荷兰却以“淫秽”为由禁止查尔斯顿舞。对此,蒙德里安嗤之以鼻并且公开表态:只要禁令仍然有效,他就拒绝回到自己的祖国。

  后来他又经常被发现在伦敦和纽约的舞池里为他最喜欢的爵士唱片而狂跳。1940年蒙德里安刚刚到达纽约时,已经因为两周的海上航行而精疲力竭。尽管如此,当他听到最新的音乐Boogie Woogie时,立刻为之疯狂并很快学会了舞蹈。

  可惜在舞蹈方面,他的天分似乎不太理想。程式化的舞步和棱角分明的动作使他相当“有自己的风格”,过于引人注目,很快就被戏称为“跳舞的麦当娜”。人们非但不迷恋“旋转跳跃闭着眼”的蒙德里安,反而有点嫌弃他俄罗斯雕塑家诺姆加博(Naum Gabo)的妻子米里亚姆加博(Miriam Gabo)这样评价蒙德里安:“他真是一个糟糕的舞者……维吉尼亚佩夫斯纳(Virginia Pevsner)讨厌和他跳舞,我也讨厌。我们不得不轮流和他跳舞!”

  RVzFmOZ4Uip9Bs

  也罢,舞蹈圈没人赏识,那就找一个一样爱跳舞的音乐人当朋友!在蒙德里安生命的最后阶段,他和爵士音乐家泰洛尼尔斯蒙克(Thelonius Monk)成了好朋友。

  RVzFmkGBXSr7E0

  Thelonious Sphere Monk

  塞隆尼斯?斯菲尔?孟克(Thelonious Sphere Monk)(1917年10月10日 1982年2月7日) 是一名美国爵士乐钢琴家和作曲家,并被认为是美国音乐史上的一位伟人。孟克擅长即兴表演,同时也为爵士乐的发展做出了贡献。孟克是历史上作曲数排名第二的爵士乐作曲家,仅次于艾灵顿爵士(其中艾灵顿爵士作曲超过1000首,孟克作曲超过70首)。

  他的作曲与即兴表演充满了所谓“不和谐的和声”,和其非传统的钢琴手法搭配,极富冲击感。但这并不是一种广受认可的演奏风格。孟克演奏习惯也颇为迥异,他有时也会离开钢琴站起来跳一会儿舞,然后才继续演奏,尽管乐队的其他乐手从未停止演奏。

  他也是五位登上《时代杂志》封面的爵士乐手之一 (其余四人为路易斯?阿姆斯特朗、艾灵顿爵士、温顿?马塞利斯和戴夫?布鲁贝克)

  音乐和绘画常被证明是一种双向的灵感。蒙德里安的绘画和蒙克的音乐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很有可能一起讨论过结构和节奏。蒙克向朋友解释他对音色和力度的处理方法时,这位音乐家直接以蒙德里安摆放平面、线条或运用颜色的精确度进行了比较。

  爵士乐在蒙德里安的血管里流淌,从他到达纽约的那一刻起,爵士乐的影响就通过三原色,留白和线条的节奏反映在他的作品中。爵士音乐的节奏与纽约这座城市的节奏是如此吻合。对于蒙德里安来说,他的画作相当于摇摆的爵士乐作品,那些精确的黑色线条最终演变为由彩色立方体。他晚期的主要画作《胜利布吉-伍吉》(Victory Boogie-Woogie)和《百老汇布吉-伍吉》(Broadway Boogie-Woogie)终于描绘出了纽约这座大都市的节奏、能量和结构格局。

  RVzFmkiIDRoOLm

  Fritz Glarner, Record cabinet with boogie woogie gramophone record in Mondrian's New York studio, 1944.

  RKD- Netherlands Institute for Art History.

  蒙德里安画里的这些优雅笔直的线条比例并不依靠尺子来测量,而只依赖于艺术家自身的视觉平衡。他设计的格子无论形状大小、色彩搭配,既能令画面保持均衡的美感,又不乏秩序与理性,进而延伸出无数种变化的可能。正如爵士乐带给我们的听觉享受自由不羁的充满能量的韵律感。

  最后,让我们欣赏一些和蒙德里安作品有关的黑胶唱片封面。

  RVzFml4pjqAFARVzFmlTPmLecURVzFmln218YyBbRVzFn6TBX1Qm9RRVzFn6m6MgV4XjRVzFn769vWIO4vRVzFn7SFaztgKVRVzFn7s9tE45jMRVzFnOo3B5JtBURVzFnPCREusHrRVzFnPUBfYnTJARVzFnPnF6KutjLRVzFnQ3D8sRBIRRVzFngaBfiCWZ0

  <>

  RVzFnh6BKkq566

  图文:Bluemary

  参考资料: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