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青报刊文:戳穿了资本泡沫“咸鱼主播”难以上岸

?

31.jpg左:过滤器下方的Joe Pylon,右:关闭过滤器并覆盖图像后的实时屏幕

最近,“萝莉阿姨”事件引发了人们对网络直播的真实性的关注。在媒体报道中,一位前节目流量主播表示,他的直播节目在5个月内产生了超过400万的奖励。然而,400万元中只有5万是真实的,其余都是经纪公司。在巨额奖励的背后,经纪公司和平台是赢家。

通过这种方式,锚可能成为货币来源的想象可能只是徒劳。来自《中国青年报》的前一份报告也指出,网络主播的实际收入与社会投机的所谓高收入有很大不同。一半的网络主播月收入不到1000元,不到10%的网络主播每月收入超过10,000。元。

在直播经济中,在许多看似美丽的“净红”背后,有一些力量被资本无声地提升。所谓的巨额奖励,锚点,以及“帆船”和“火箭”之类的东西往往是资本运作的结果。 “Loli成为阿姨”的蹩脚戏剧可能只是现场直播行业众多运营中的一些失败。

在互联网经济中,资本干预对行业崛起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许多行业与适当的资本支持密不可分。 2016年是直播行业的第一年。许多强大而强大的首都开始发挥作用,现场直播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从那时起,街头的“网红”和腮红网络的主播已经成为直播经济的热门话题。

就平台媒体而言,它超越了图形,丰富了视听媒体的形式;在交互性方面,它比许多媒体形式更方便,更快捷;更重要的是,它继承了互联网开放共享的基因,使普通人更加融入互联网世界。最初,直播平台的表现也达不到预期,甚至推动了一些贫困地区特色农产品的推广。许多农民把他们的产品“唱了一张脸”,打开了最畅销商品的渠道。

然而,随着资本的浪潮,许多缺乏自制力的“裸奔”平台已经在岸上死亡,诸如虚假奖励,淫秽色情和策划炒作等负面报道逐渐浮出水面。在国家一级发布的采访,关闭和封印等惩罚措施也减缓了无序的直播平台。

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发布的第42期《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中国网播用户数达到4.25亿。高盛分析师预测,到2020年,中国网络直播市场的规模预计将达到150亿美元。400万元的资金通过一个完全用于资本运营的账户中的直播平台进行传播。由资本驱动的锚点似乎拥有无限的风景。事实上,它们只是资本贪婪过程中的工具。

投资于现场经济的资本只是为了获得大量的流量,从而赢得了广告的青睐。然而,通过虚假奖励吸引注意力,购买粉丝和其他伪装手段只会放大直播行业的坏与坏的一面。如果通过资本运作不断产生假热点,现场广播公司的注意力也会耗尽。

与此同时,资本的过度干预扰乱了实况内容霸权的竞争策略。锚是否可以“净红”不再取决于内容的优越性,独特性和兴趣,而是取决于它是否能够获得强大的干预和资本的影响。直播平台的马太效应已经挤压了许多草根锚的生存空间。对于那些缺乏经济支持和经纪人祝福的“咸鱼锚”,很难在现场直播潮中“上岸”,并且在巨大的交通量背后。 “红利”。

测试了直播经济的未来发展,如何加强国家强有力的监督,产业和内部的深刻反思,从而挤水,摒弃虚假,重塑直播行业的良性健康生态。

(原标题《戳穿了资本泡沫“咸鱼主播”难以上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