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哪吒》爆火但国漫尚在成长阶段 产业收益风险并存

?

  《哪吒》爆火,但这只是国漫的起点

  作者:杨德龙 罗悦绮

  《哪吒之魔童降世》无疑是近段时间最火的电影。自7月26日上映以来,该片已创造多项票房纪录。上映仅8天(8月2日),影片累积票房突破17亿,打破由《疯狂动物城》保持三年的15.3亿票房纪录,正式成为中国影史动画电影票房冠军,突破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天花板。根据猫眼数据,截至8月7日,《哪吒》累计票房达28.55亿,跻身中国影史票房总榜第八。不仅有惊艳的票房,《哪吒》亦有不俗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6分,淘票票9.6、猫眼9.7,是十余年来国产动画电影的最高分。

  事实上,根据民生证券研报的说法,2015年之后,每年都有国民级讨论的动画电影出现,但没有系列化和有足够票房影响力的电影再次撼动中国的动画电影业。直到《哪吒》问世。

  在我国一些较为传统的观念里,动画的受众主要为低龄人群,因此动画很难受到社会各界广泛关注;而对于受到美漫、日漫影响的年轻一代来说,此前的多数国漫作品也并不足以激发他们的热情。就国漫现状而言,首先,中国动漫并不缺乏精良制作的实力事实上日本很多知名动漫都外包给中国。其次,尽管以“熊”“羊”为代表,国漫往往因冗长空洞的剧情、扁平单薄的人物为人诟病,但中国的历史和文化其实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创意空间,不论是当下大火的《哪吒》,还是此前引发关注的《大圣归来》,都是以我国传统神话故事为背景的新创作,事实上也都获得了非常不错的反响。那么,国漫崛起面临着那些困难?

  一方面,好的作品耗时。《大圣归来》花费4年筹备,4年制作;《大鱼海棠》更是一波三折耗时12年之久。相比于同等制作的普通影片,动画本身需要耗时更久,再加上国内制作团队尚不成熟,耗时就会更久。超长的耗时意味着更多的风险,不仅制作团队不愿接手,很多偏好赚快钱的投资方也不愿投资其中。

  另一方面,好的作品耗钱。2015年的《一万年以后》,历经7年制作,耗资5000万以上,最终票房只有2800万。精良的制作需要“烧钱”,高昂的成本使得回本变得困难,因而投资于国漫意味着很大的亏本的可能性。

  因此,国漫面临着融资难的挑战。从2019年1月至6月底,国内获得融资的动漫公司仅15家,金额大概为11.26亿。国产动画的发展首先面临着资金的问题,由于缺乏市场效果好的作品,吸引投资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哪吒》的爆火虽然能在短期内改善这种状况,但是难保不会有随之而来的行业乱象。如果出现了大量粗制滥造、不被观众认可的动画作品,势必会给动画行业再次带来沉重的打击,而资本也会随即流出。

  此外,国内动漫产业还属于初级阶段,相较于日本、欧美成熟的动漫产业链,国内大部分都是单个中小企业,甚至是小作坊式的运作。核心技术、软件、编程不统一,还未形成规模,人才储备方面也有很大提升空间。而对于动漫企业,大多收入来源比较单一,主要是衍生产品和在各种平台播出动漫作品收费两种。但衍生产品的销量需要有影响力的动漫品牌形象支撑,而大部分国漫做不到这一点;同时,现阶段盗版资源泛滥,免费的途径使得动漫收费变得困难,进而使得动漫企业的投入产出不成正比。

  但同时要注意到,尽管国漫的现状并不乐观,却并不意味着产业没有良好的前景。

  普华永道的研报显示,预计中国将在2020年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一大电影市场。中国电影市场的人口红利还没有完全释放,未来中国电影的发展空间很大。从市场份额来看,我国目前动画电影每年的市场份额仅在10%上下,且大部分上映影片为进口影片。而对比美国、日本等动画电影较为成熟的市场,动画电影的市场份额均能达到20%-30%。因此,国产动画电影市场仍具有较大发展空间。而随着二次元用户群体的扩大、消费者版权意识的增加,国漫市场也势必会很大的改善。

  总的来说,《哪吒》的爆火并不意味着国漫已经崛起,或是国漫的春天已经到来。事实上,这只是国漫产业寒冬里的一颗绿芽。一两个作品并不足以支撑起这个产业,需要有一系列持续的、高质量的作品来共同组成一个比较完整的产业。目前,国漫尚在成长阶段,工业化体系尚未建立,金融资本也难以有效地进入产业。对于这样一个处于起步期的产业,自然是风险与收益并存的。投资者要注意,不应被一部影片的爆火冲昏了头脑,要认识到距离市场的真正完善,这还只是一个起点。应当正确看待其风险性,保持理性的态度。

  新浪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陶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