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车企新合资项目“开花难结果”



汽车企业“难以开花”的新合资项目

f8c1-icmpfxc3110650.jpg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王元正

8月初,关于“宝马和长城合资项目可能被关闭”的传言在汽车圈内被发酵。有传言称,宝马与长城汽车合资在中国生产电动MINI车型可能会面临失败的危险。随后,长城汽车发布公告,澄清梁车项目进展顺利。

事实上,国内汽车公司与外国汽车公司的合作是新一轮中国汽车工业合资企业的核心特征。从江淮大众到中泰福特,再到长城宝马,吉利戴姆勒和江铃雷诺,从2016年到2019年,国内汽车公司展示了一批新的合资企业。他们的共同背景只不过是跨国汽车公司对中国严格的“双点”政策的反应。它打算通过与新能源快速发展的自主汽车公司的合资企业获得更多。新能源点。然而,新的合资项目都没有产生真正的成果。

梁式汽车项目可能无法按计划大规模生产

2018年7月,长城与宝马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成立合资公司Beam Automobile Co.Ltd。目标是共同生产面向未来的纯电动汽车(包括Mini国内计划),每个持有梁车50%的股份。根据2018年9月7日发布的“长城宝马车辆项目宣传”,张家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官方网站,长城和宝马“梁车工程”的工业规划和建设正在打造“一个基地和三个中心“,即宝马新能源。全球汽车生产基地,宝马新能源汽车全球研发中心,宝马发动机和变速箱等关键部件的生产中心,以及碳纤维轻质工业中心的建设。 2018年11月6日,官方网站显示长城宝马梁车土地使用审批服务项目已公布,这意味着梁项目已进入土地使用审批阶段。根据梁车的产品规划,第一款车型将是紧凑型SUV,预计将于2021年上半年上市。此后,纯电动MINI也将在国内上市。

然而,最近,媒体从长城宝马梁车项目所在的张家港市阳城镇政府工作人员处获悉,梁车厂尚未开工建设。根据2021年的新车建设和新工厂的正常施工进度,显然不可能完成梁厂新工厂的任务。

基于这些支持性证据,难怪有媒体报道双方在一些基本问题的谈判中陷入僵局。宝马工程师参与中国研发的长期计划也已取消。该报告甚至表示,由于宝马管理层和双方的变化,诸如巨大的文化差异等因素,“宝马与长城汽车在中国合资生产电动MINI车型的合作可能面临失败的危险。”对此,长城发表声明称,“目前,梁式汽车项目进展顺利,项目团队在各个领域取得了很多成果,双方股东对该项目充满信心”;宝马还正式表示:“目前的项目进展顺利并将继续。提前实施。“新京报记者8月6日询问长城汽车相关负责人,对方也表示:”目前的产品开发和其他项目进展顺利,工厂建设将更快。“

然而,业内人士认为,无论如何,光束车无法按计划大规模生产是一个不争的事实。随着相关产业政策的调整和市场竞争的恶化,此时定义“梁汽车项目成功”还为时尚早。

比亚迪转向新的合作伙伴

事实上,作为中国三大豪华汽车公司之一,与比亚迪合作七年的戴姆勒并未见多少发展。

国际汽车公司与中国汽车公司的合作始于戴姆勒和比亚迪。虽然这两家公司已经联合推出了一款车型,但近七年来市场表现并不令人满意。自成立以来,腾狮品牌一直依靠合资企业的增资来维持其品牌经营。最近的增资发生在今年5月。比亚迪和戴姆勒再次增加注册资本1.5亿元。此外,由于已经亏损26亿元,从今年7月1日起,腾狮品牌已正式并入梅赛德斯 - 奔驰的销售体系,包括销售,营销和品牌传播,客户服务,网络发展等方面。

在今年的深圳,香港和澳门车展上,腾讯发布了概念车 Concept X,这是其品牌的第二个产品。与腾轩以前的模型不同,Concept X使用全新的设计语言,但最大的不同在于身份的变化。 Concept X的前挡泥板侧有“梅赛德斯 - 奔驰风格”标志,这在以前的型号中从未出现过。业内人士认为,“梅赛德斯 - 奔驰”的支持意味着腾轩的身份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在腾子合并到梅赛德斯 - 奔驰系统后,比亚迪转向寻找新的合作伙伴。最近,比亚迪与丰田签署了一项合同,共同开发用于汽车和低底盘SUV的纯电动汽车,以及这些产品的动力电池。据接近比亚迪的消息人士称,合作模式将使用丰田品牌,计划于2025年在中国推出。

资深汽车分析师钟石告诉“新京报”,比亚迪并没有单独关注丰田的技术或品牌。从本质上讲,这是国内新能源巨头与国际跨国公司之间的强大联盟。在汽车产业改革的趋势下,降低风险的最佳策略是与核心合作伙伴合作。比亚迪和丰田的结合更加注重类似联盟的影响,未来的市场发展前景应该更加清晰。

中泰与江淮之间的合资项目也被封锁

“目前,众泰和福特之间的合作只由众泰的工程师完成。福特没有人可以控制。合资研究所基本上已成为展示。”这是另一家新的合资企业突然“停止”中泰福特,这是由众泰汽车和福特汽车公司于2017年11月签署的合资项目。根据双方当时的协议,第一辆新车合资公司将于今年9月投产,现在生产投产前仅剩下几天,但仍难以看到实质性进展。 “新京报”记者采访了中泰福特相关人士并收到回复:“如果有进展,我们将及时公布。”据“新京报”记者了解,该公司的名称仍为“中泰福特汽车有限公司”,这意味着新合资企业尚未通过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正式批准。

中泰福特陷入困境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例。江淮大众是另一家早期成立的中外合资企业,早在2018年5月首次推出其首款车型E20X,但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而且这款车已经推迟了。生产和上市。然而,当江淮大众成立时,这是一个“火箭”的速度。 2016年9月,江淮与大众签署了合作备忘录; 2017年5月,合资项目获得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 2017年6月,合资协议和投资协议正式签署,新能源汽车项目启动; 2017年12月,江淮大众汽车有限公司成立; 2018年4月,合资品牌SOL(Silk)发布; 2018年5月,第一款产品E20X上市。

在大众汽车集团2019年投资者大会上,大众汽车首席执行官戴斯表示,为什么E20X在2018年第三季度没有按计划进行:“E20X的技术参数与预期标准之间仍存在一些差距。目前正在经过调整和测试。“但是,一年零三个月,它已经远远超过了生产汽车下线所需的时间。此外,江淮大众还计划在2021年左右推出SEAT品牌,并在SEAT产品的基础上共同开发电气化。未来,它将实现思宇和西雅特品牌两线发展的规划。目前,这个完美的计划可能只是一个想法。

新政策催生了新的合资企业

从江淮大众到中泰福特,再到长城宝马,吉利戴姆勒和江铃雷诺,从2016年到2019年,国内汽车公司展示了一批新的合资企业。无论是今年7月刚成立的江铃雷诺,还是其他一些已经存在多年的新合资企业,他们的共同背景只不过是跨国汽车制造商应对中国严格的“双点”政策。作为回应,我们打算通过与新能源快速发展的自主汽车公司的合资企业获得更多的新能源点。此前,跨国汽车公司开发新能源汽车的速度缓慢,而且他们通常面临更大的压力。中国的独立汽车公司在新能源汽车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可以通过与中国汽车公司的合作轻松获得积分。即使是像江淮,众泰和江铃这样的非主流独立公司也能赢得跨国汽车制造商的青睐,他们的领先新能源产业也是如此。通过这种方式,通过新的合资企业,大众,福特,雷诺,宝马,戴姆勒等跨国汽车公司扩大了在中国的合资企业,雷诺已在中国达成四家合资企业。

但是,上述新的合资项目都没有产生真正的成果。业内人士认为,这主要是因为近年来大型跨国汽车公司在开发新能源汽车方面的态度发生了巨大变化。他们制定了一项全新的能源战略,使之前建立的合资企业看起来更像是“临时对策”。

在大众汽车的新能源战略中,它计划投资100亿欧元用于新能源汽车生产,建设三个电动汽车平台,如MEB,到2020年投资15个新电动汽车产品,并在2025年推出40个新能源汽车。其中,中国市场的销量达到100万辆,但江淮大众仅被定位为“城市中的小型电动车”。此外,在福特的中国2.0战略中,它将建立包括中国新能源汽车中心在内的四个中心,并在未来三年内推出10个新能源车型,但没有明确提及有关中泰福特的信息。因此,这些在中国汽车市场政策中诞生的新合资企业,真正面临着新能源汽车的市场竞争。

后合资时代的竞争加剧

上海大众是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政策》颁布后成立的第一家合资汽车公司。从第一辆桑塔纳轿车驶入生产线的那一刻起,中国的汽车开发行业也正式从自主运营转向合资生产的新阶段。而且,长期以来,国内汽车工业的发展基本上依赖于外资企业。事实上,如果没有合资企业,那么本地化的部分就不会那么多,也不会有那么多自主品牌。这种已建立数十年的系统级供应链为吉利,长城和比亚迪等国内汽车企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因此,在中国汽车工业新的合资时代,新一轮的汽车产业合资合作,相互的资源和优势相辅相成,创造更大的价值,实现互利共赢的目标。因此,大多数合资企业仍然保持每股50%的份额。

直到2018年,中国扩大了改革开放,正式取消了已运营30多年的50:50的合资企业比例。特斯拉是第一家正式登陆中国的外资汽车公司。此外,在实施股份对比政策后不久,华晨集团和宝马集团首先对水进行了测试,成为中国股份开放的第一个例子。在2018年10月11日,华晨和宝马联合宣布,宝马将以36亿欧元的价格收购华晨宝马的部分股权,并将股权比例提高至75%,并将在2022年完成股权调整的变化。此外,股东将把华晨宝马的合资协议延长至2040年。

行业分析师钟石告诉“新京报”记者,未来随着股份比率的自由化和独资模式的建立,外资汽车公司将进入中国市场,参与更广泛的竞争方式对于中国企业来说,无论是选择合作还是其他任何手段,都必须坚持自主创新,主动以开放的态度和充满自信的方式进行斗争。

在后合资时代,新的合资企业应该利用自身的能力和中国的能力建立自己的新能源汽车品牌,并尽最大努力做大规模,所有利益只能说实力。

主编:覃肄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