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绍兴银行遭遇“股东劫” 不良六年“双升”

绍兴银行第二大股东精工集团的逾期债务继续增加。

根据京工科技()8月17日的公告,截至公告,京津集团未能如期支付短期融资券13亿元。

根据京公集团之前的披露通知,公司及合并范围内的子公司未能偿还金融机构债务超过10亿元;公司持有的许多公司的股权被司法机关冻结,其中精功集团持有的12.32股,绍兴银行的2.9亿股也属于其中。

与此同时,绍兴银行与精功集团的关联交易已接近尾声。根据绍兴银行年报,截至2018年底,该银行与精工集团及其附属公司共同出资约7亿元人民币。

第二次股东权益冻结

根据京工科技于8月17日发布的公告,由于宏观杠杆等原因,公司控股股东精工集团2018年第四期超短期融资券不能按时赎回;截至公告日,精工集团没有能够如期支付的短期融资券13亿元。

精工集团在《关于2018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2019年第一次持有人会议决议答复的公告》8月8日宣布,将继续推进资产减肥,调整发展速度,严格控制发展规模,增加闲置资产和非主营业务资产处置,并加速自身的改善。流动性和减少债务规模。

除短期融资券外,精工集团的逾期债务已超过10亿元。根据京工集团公告,截至7月16日,公司及子公司在合并范围内的未偿还债务总额为21.07亿元,其中金融机构的债务金额未结清1.05十亿元。

与此同时,精功集团持有的几家公司的股权也被司法部门冻结。根据精工集团发布的《关于新增资产被冻结和轮候冻结公告》,截至7月19日,精工集团持有的近10家公司的股份被政府冻结,包括三家银行的股权。其中,精工集团持有绍兴银行2.9亿股。

从股权结构来看,绍兴银行单一最大股东绍兴金融投资有限公司持有17.82%的股权;精工集团持有12.32%的股份,其关联公司,中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绍兴中富控股有限公司分别持有5.22%和1.48%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在司法持有绍兴银行股份之前,精工集团已承诺超过80%的股份。据绍兴银行官方网站称,截至2019年6月底,精功集团共持有2.4亿股,占绍兴银行持股比例的83.25%。

记者发现,除精工集团外,绍兴银行的主要股东频繁出现股票。根据该银行的官方网站,截至2019年6月底,该银行的15家公司股东拥有约8.7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本的37%。前十大股东中有七位已经完成了股权质押。在上述15家公司股东中,有10名股东,质押率超过70%,其中3名为前十名股东,以及精工集团及其关联公司,建银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质押率。超过83%。

沿海商业城市业务经理告诉《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近年来,公司资金面临巨大压力,融资需求强劲。尽管金融机构对股权质押融资越来越谨慎,但运营良好的本地银行仍然拥有更好的股权。流行。据其介绍,该银行的股权质押主要集中在资产规模,每股净资产,利润和不良率。总资产不足500亿元,难以抵押。资产规模的质押率也会大幅波动。 50%至100%。 “如果银行的坏账也将扣除质押率,根据我行的要求,如果不良率超过2%,将扣除5%的质押率。”

就业绩指标而言,近年来绍兴银行的收入和净利润指标并不令人满意。截至2018年底,绍兴银行实现营业收入19.52亿元,同比增长8%;但净利润为3.9亿元,同比下降7.4%,这是自2014年以来该行首次净利润下降。

从收入结构来看,绍兴银行的净利息收入继续增长,而投资收益比例明显下降。从2016年到2018年,绍兴银行分别实现净利息收入2.25亿元,4.78亿元和6.28亿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12.2%,26.47%和32.2%,呈逐年上升趋势。

与此同时,绍兴银行的投资收益逐年下降。自2016年以来,分别达到15.33亿元,12.1亿元和11.36亿元。收入份额从83%下降至58.2%。

糟糕的六年“双升”

在股权融资比例较高的同时,精工集团与绍兴银行的交易密切。

绍兴银行2018年年报披露,截至2018年底,两大关联交易总额近10亿元,其中仅向京公集团及其关联公司支付了7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2.6亿元。根据年报,截至2018年底,上述主要关联交易的风险仍然正常。

对于精功集团上述贷款债务偿还情况及所持股权被冻结等问题,记者向绍兴银行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前仍未收到明确回复。

从资产质量情况来看,近年来绍兴银行压力不减,自2013年以来不良持续“双升”。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年末该行不良贷款率2.2%,较2017年末上升0.42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12.6亿元,较2017年末增长4.2亿元,同比增幅达49.27%。

不良“双升”的同时,绍兴银行拨备覆盖率波动较大,贷款损失准备有所增加。截至2018年末,该行拨备覆盖率125.48%,同比下降31.08个百分点。贷款损失准备15.78亿元,同比增长2.59亿元。

东方金诚在《绍兴银行2019年主体信用评级报告中》指出,绍兴银行贷款集中投放在纺织相关产业,行业集中度较高,且上述产业外贸依存度较高,导致该行信贷资产质量受外需变化影响较大。

东方金诚认为,近年来,随着区域内贸易环境恶化及环保整治政策的推进,绍兴市纺织业、服装业等传统制造业企业经营压力有所上升。同时,由于部分企业盲目投资造成资金链紧张,偿债能力下降。受此影响,绍兴银行贷款风险逐渐暴露。

同时,东方金诚还指出,绍兴银行关注类贷款占比有所下降,但仍高于行业平均水平;该行关注类贷款主要为展期以及逾期未计入不良的贷款,集中在纺织业及建筑业等行业。随着逾期90 天以上贷款划入不良贷款管理等监管政策逐步推进,绍兴银行不良贷款认定存在一定整改压力,其不良贷款率反弹可能性较大。

此外,记者从法院公布的公告统计发现,近来绍兴银行金融借款诉讼密集,且频出现借款企业破产清算的情况。人民法院7月12日公告显示,嵊州市人民法院裁定宣告嵊州市城南农贸市场开发有限公司破产。根据记者粗略统计,这也是今年1月份以来法院公布的根据绍兴银行申请裁定的第7家破产清算企业。

(责任编辑:韩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