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中珠医疗股东“花式掏空”现形记,大股东6.3亿交易瞒天过海

?

大股东的卖空上市公司是A股市场的大问题,一再被禁止。从“华泽钴镍案”到宝鸡利,乐视等上市公司的闹剧,以及控制* ST Phi和ST Huiqi的资本家,上市公司一再被卖空。这些主要股东将上市公司用作赚钱的工具,并将其用作自由现金机。入围的上市公司成为A股市场的僵尸和空壳,背负着沉重的债务。关键是,这种邪恶的举动极大地损害了中小投资者的利益,小投资者被迫为实际违法行为“支付账单”。卖空公司的股票价格往往会持续下跌甚至退市,散户投资者蒙受巨大损失。

卖空上市公司的摘要主要有四个:一是通过关联交易来传达利益,如乐悦庭公告贾跃亭,关联方拖欠逾75亿元。宝谦利的自查公告等基金显示,前大股东庄敏涉嫌通过外资收购资产来侵害上市公司的利益。引进外资32.75亿元。第三是直接占用和使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允许上市公司为大股东贷款提供担保,使上市公司承担巨额债务是违反法规的。

中柱医疗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是大股东资本占用的缩影。据披露,截至2018年底,大股东使用关联交易,违规担保,理财投资等多种方式,共占用9.87亿元。昔日的“眼科药业第一股”中柱医疗的声音令人怀疑,媒体不断怀疑上市公司已成为大股东的“收银机”。

谈到中珠医疗,公开资料显示,中柱医疗于2009年通过后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中柱医疗的前身是中柱控股,中柱控股的前身是钱江药业。钱江药业于2001年5月上市。它是中国唯一的眼科药物生产基地和首家眼科药物上市公司。除药品和医疗设备外,中柱医疗还涉足金融租赁,房地产等领域。在《 2015至2017年胡润百富年度报告》中,中国明珠集团董事长徐德来以20亿元的净资产入选榜单。

关联交易受到大股东“自动取款机”的质疑

2019年1月24日,中柱医疗宣布计划以6.3亿元的价格收购珠海中柱商业投资有限公司30%的股权。调查显示,中柱医疗的最大股东是珠海中柱集团有限公司(“中柱集团”)。辽宁中柱的第一大股东也是中柱集团。不管辽宁中柱或中柱医疗,后者均指向同一个人-“中柱”的实际掌舵人徐德来,因为该交易指向同一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并被关联交易确认为关联交易上海证券交易所。

公告显示,2018年前11个月,中筑商业的营业收入为0,净亏损超过1100万元。同时,在评估报告中,其净资产的账面价值为-567.71百万元,但经评估后报告发现,Zhongzhu Commerce的评估价值为27.7亿元。

但是,在中珠医疗未披露且未执行必要的批准程序后,2019年5月,中珠商业30%的股权发生了变化,中柱医疗向该子公司付款。该交易涉及金额6.3亿元。此次收购的最大受益者是“中柱部”背后的徐德来,因此有人质疑中国明珠医疗是大股东的现钞机。

中柱医疗发布2018年财务报告时,因中柱集团占用中柱医疗9.87亿元资金而受到批评。截至2018年底,中柱医疗的账面资本仅为10.28亿元,这意味着中柱集团的入住率高达96.01%,审计机构对其财务报告作出了保留。

中国政府讨论厅,中柱医疗股东的“卖空”,大股东海上交易6.3亿笔,第二次股东违规担保“不甘示弱”

违规担保,第二股东也与中柱医疗“开始”

根据中zhu医疗披露《关于收到湖北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公告》的公告,该公告显示,自2017年12月起,公司已向控股股东中purchased集团及其控股公司购买了信托产品,提供了融资租赁,支付了保证金,发行了商业承兑汇票等。关联方。资金。自2018年1月起,上市公司为第二大股东深圳一投资控股集团的债务提供质押担保,致使上市公司资金有限; 2019年1月后,公司向中柱集团支付现金,以收购包括产权的财产以及包括股权在内的三项资产。

中国政府讨论厅,中柱医疗股东的“卖空”,大股东海上交易6.3亿笔,第二次股东违规担保“不甘示弱”

6月19日,中柱医疗在回复公告中披露了如何为One Group提供质押担保。一个集团持有其第二大股东中柱医疗的12.83%的股份。 One Group的实际控制人是刘德宁。综合医疗由中柱医疗全资拥有。

2018年,综合医疗账户1.859亿元为集团1.75亿元贷款提供质押担保。不仅如此,综合医疗还为刘大宁的姊妹公司提供了保证。 2019年1月,综合医疗保险向关联方的油漆仓库(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刘益清是刘大宁的姐姐)提供了2亿元的储蓄存款,并贷给了建设银行。 1.9亿元人民币提供银行存款抵押担保。

刘大宁在答复中说,为姐姐提供一份医疗保险是他本人的责任。刘大宁已答应安排分期还款。截至目前,涂装仓库的投资已归还银行贷款4000万元。 6月3日,One Group与综合医疗中心签署了一项权利保证合同。一体集团对深圳天柱担保有限公司和宋俊杰作了5,118万元的质押,作为对综合医疗投资的担保。 1亿元人民币提供反担保。

根据中zhu医疗5月30日公告,2019年5月16日至5月29日,控股股东中zhu集团及关联方已支付现金10,000元。

管理不善的表现持续下降,二级市场股价低迷

根据财务报告,2017年中柱医疗保险业绩快速下降。同年实现营业收入9.81亿元,同比下降10.73%;净利润1.69亿元,下降42.43%。 2018年收入5.73亿元。同比下降41.61%;同期返乡母女净利润18.95亿元,同比下降1218.8%。这与综合医疗行动的挫败感密不可分。

中国政府讨论厅,中柱医疗股东的“卖空”,大股东海上交易6.3亿笔,第二次股东违规担保“不甘示弱”

中柱医疗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报告期内总收入为5.73亿元,其中医疗器械收入为4956万元,占总收入的8.6%;医疗收入为3409万元,占总收入。 6.8%;房地产3.2亿元,占总收入的55.8%。虽然房地产业务占最大,但在宏观调控的影响下,中柱医疗并不占主导地位。

此外,该公司2019年的盈利能力也不理想。 2019年一季度,中柱医疗公布,公司一季度实现收入1.06亿元,同比下降57.4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1100万元,同比下降117.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非扣除净损失为1128万元,同比下降114.88%。

中柱医药发布的中期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收入2.3亿元,同比下降47.36%;净利润1,131.91万元,同比下降80.26%。根据中竹医疗,净利润下降主要是由于医疗设备和房地产行业收入下降。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上半年,中柱医药的房地产业务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399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0.24%;医疗器械业务实现收入2525.8万元,同比下降78.71%。

中国政府讨论厅,中柱医疗股东的“卖空”,大股东海上交易6.3亿笔,第二次股东违规担保“不甘示弱”

管理不善的状况伴随着二级市场股价的长期下跌。与2017年相比,2018年的股价下跌了约70%。

中国政府讨论厅,中柱医疗股东的“卖空”,大股东海上交易6.3亿笔,第二次股东违规担保“不甘示弱”

在业绩下滑的背景下,中竹医疗的主要股东自去年以来已陆续减少了股份。特别是在2018年下半年,减少的数量激增。根据《东方财富选择》(Oriental Fortune Choice)的数据,2018年,该公司的股东将持股量减少了26股,但增幅仅为1股。其中,职工持股计划减持股份近1.39亿股,完成了清算,现金总额超过4亿元。

此外,中柱医疗的大股东形势严峻,股票质押率很高。根据2018年年报,中柱医疗集团最大股东中柱集团共持有公司总股本的23.83%,股份质押率为100%。

2019年6月5日,兴业证券还发布公告,指出上海仲裁委员会已决定中国朱竹集团因违背中国人民银行的承诺而必须偿还本金3.98亿元并支付相应的利息。中柱集团的股票。为实现索赔而支付的违约金和费用。

近年来,已变得很流行的各种类型的资产管理产品已成为被列为上市公司大股东的上市公司的新变种。在投资过程中需要仔细筛选它们。大股东卖空上市公司是极其有害的,需要高度重视。卖空的上市公司不仅维持和发展业务,而且还背负巨额债务,这增加了接管人挽救公司的难度。其他中小股东遭受了严重损失。卖空的上市公司通常资不抵债,并对所涉金融机构构成重大风险。

(编辑:王晨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