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宁波人有钱,但也要有地花,还要开心花

商业中心需要特色化

另一个消费的聚集地就是商业中心,当问及嘉宾“宁波商业广场目前情况如何”时,大家的反应出奇一致,就是太多了。

朱海峰说,目前明显拥挤过剩的区域有钱湖南路商圈,印象城、巴丽新地、钱湖天地加上即将开业的宝龙广场,还有宁穿路东段商圈东部银泰、宏泰广场、文化广场,都是扎堆营业,结果可想而知,就是大家经营状态都不好。

“这其中,没有长远的顶层设计是主要问题,目前商业广场的回报率不高,运营和建设有时不是同一家公司。同时,剧烈的同质化竞争,使得宁波的商业广场几乎没有特色。”朱海峰说,“宁波的商业广场在招商上应该积极引进中国顶尖的店铺,如哥老官、新丰均等,哥老关这种店铺在杭州一个号能炒到400元,可见这种店对于商业广场的带动作用。”他说。

除了店铺招商,推出大量的会员活动也是商业广场揽客的主要手段。缪雷介绍,目前印象城除了会员4小时停车免费外,经常会引进一些大的IP进商场做活动,对商场的人气有较大提高。

但嘉宾们也指出,宁波对于活动的安保审批过于严格保守,大型活动通常难以开展,希望宁波向上海、杭州学习,出台相应的活动安保标准与措施,促进商业活动的开展。

商业广场像功能型特色型发展是目前较好的一个发展途径。吕银亮介绍,宁波杉井奥莱去年营业收入达25亿元,仅NIKE一家800余平方米的店铺,年营收过亿元。Coach(蔻驰)年营收也接近6000万元。为什么呢?就是杉井奥莱的功能性明确,就是一个购物目的地。杉井奥莱通过自己的跨境电商平台,以及与品牌方的直通渠道,提供了大量的优质折扣商品。同时,距离机场、高速出入口距离近的优越区位,使得杉井奥莱不仅吸引本地消费者,外地消费者也把它作为一个购物目的地。据吕银亮介绍,商圈停车场有40%左右都是外地牌照车辆。

他指出,除了购物目的地,像芝士公园这样的教育商业中心等形式,将是商业广场转型提升的重要途径。

朱海峰介绍,目前他们正在南部商务区打造“扶贫购物街区”,将黔西南、延边、万州、库车等我市对口支援城市的好商品通过包装和设计,进入宁波,配合体验店、餐饮店形式,将会独具特色。

李蕾表示,除了“高大上”,宁波也需要一些有烟火气的商业街区,城隍庙步行街一直没有建设起来,非常可惜。

新业态需要新服务

除了吃喝,旅游也是目前一个重要的消费项目,但目前的旅游消费不容乐观。吴滨介绍,上半年,无论是宁波出行还是外地游甬,整体的量都在下降。宁波是一个经济活跃的城市,一直以来,频繁的商务活动带来了一大批商务游客,而上半年由于经济大环境的影响,宁波商务出行减少了近三成。

吴滨介绍,宁波目前本地游一直没有进行深度开发,其实宁波的旅游资源很丰富,不能来来去去都是溪口、东钱湖、天一阁,应该规划一些更为适合短途出行的、互动性、休闲性更强的景区。

如今,上升迅速的消费项目就是健身,作为宁波海德健身的创始人,陆畅表示,目前的健身需要更加专业化与服务化。

“健身本就是舶来品,因此,许多健身的理论在引进的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偏差。在美国,健身有着运动员级、医疗级、普通级三种分别,对于不同人的不同需求、不同体质,锻炼的方法大不相同。因此,我们一直在推广这种理念。”她说。

陆畅认为,现在健身连锁机构这么多,高端化和服务化才是突围的途径。“我跟我们的教练说,健身是服务行业,不能要求规律的作息时间,消费者什么时间想锻炼,就要什么时间陪同。”

此外,陆畅利用消费吊钩的原理,在健身线上教学的基础上推出健身器材的销售,进一步扩大了消费的量级,开业两年,已拥有了1000个人均消费1万元以上的会员。

除了健身,目前如密室逃脱、轰趴馆、桌游、卡丁车、射箭馆、射击馆等新兴消费运动场所在宁波开业。

对于这些项目,缪雷的看法是还是要理性看待,因为从坪效来看,这些项目的收益和持续性,并不是特别乐观。

对于宁波整体消费升级和规划,我市也正在谋篇布局。据尹秋平透露,我市正在研究出台《国际消费城市建设的若干意见》。《意见》初步规划打造泛三江口国际消费中心,目前的构想是江北打造国际风情街区,江北沿江地块的定位是“最国际”,鄞州(老江东)定位是“最时尚”,海曙依托天一阁、月湖、南塘老街打造“最宁波”的消费地域。在“有地花”上下足功夫,进一步提升宁波消费的层次和特色。

达到当天最大量